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圣诞篇)6-10

丝足女神诗璇的异国地狱(圣诞篇)6-10

六、
第二程的机票就订在下午,诗璇几乎是被李放架着去机场的。
由于飞机到达时间比较迟,一路上在室外的机会并不多,诗璇穿得没有那麽严实——这也是李放要求的。诗璇披着一件淡蓝色的厚风衣,里面是一件正面带有logo和城堡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穿着侧面纹花的黑色皮裤,脚蹬一双办公室风格的时尚黑色高跟鞋。裸露的雪白脚背,在透明肉色丝袜的包裹下特别有女人味。诗璇本来很喜欢爲男友穿丝袜,但这次的这身装扮是李放强迫她在机场附近的店买的。显然李放并不满意诗璇携带的衣物。肉色丝袜轻薄丝滑的触感让诗璇感到很舒服,皮裤紧紧的包裹让她觉得下身多了一点安全感。诗璇还在T恤里面穿了白色的束身内衣和内裤。不同于简单的乳罩,束身内衣舒服温馨地紧贴着诗璇的玉乳和美腰,只露出小腹那一点点肌肤。这是她自己携带的内衣,经过昨天的事后,她现在真的特别缺乏安全感。
这可馋坏了飞机上的乘客。诗璇本就修长苗条的身姿配上高跟鞋后更是高挑撩人,一双1米多长的傲腿放在座椅前就已经撩人心魂。浑圆的臀部藏在淡蓝色的衣摆下,被黑色皮裤勾勒出诱人的弧度。纹花布料紧实包裹着的小腿肚、媚肉泛香的细腻小脚背,都在悄悄勾起男人们的性欲。更别说那对将白色T恤高高支起的玉乳,随着诗璇躺倒在椅背上掀起阵阵乳摇奶浪。机舱里的光线明暗不一,诗璇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口半开着,诗璇的肩头斜倚着窗沿,小小的瓜子脸随着望向窗外的目光微微斜着,茶色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小半边脸。淡蓝色的风衣像是用天空爲布料做成的,漫进机舱的微光打在诗璇的半边脸上,明暗交错的轮廓和线条描绘出一幅精美的肖像画。画中的少女五官精致,眼里泛着忧郁的闪光,轻垂下的卷发末梢向里卷起,如同茶色的花朵轻轻托起少女忧伤的脸庞。这一幕,既可远观又让人忍不住想侵犯。
李放亦是如此,他和别的乘客没什麽不同。只不过他能把自己的手隔着皮裤放在诗璇的花园上边,不停地揉撚折磨那昨天还在流血的花蕾。在公共场合,他也不敢太放肆。
但是到了酒店就不同了。下了飞机,李放搂着诗璇的腰上了出租,心急火燎地往订好的豪华酒店赶。进了房门,李放一把拉下诗璇的风衣,粗暴地将她往床上一摔。可怜的诗璇昨天刚被群狼战得身心破碎,马上又要面对李放的暴风骤雨。只不过现在,她怎麽呼喊也没有用了。
诗璇无力地躺在床上,双腿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弯曲着。她的衣服被扯得有些淩乱,可爱的小肚脐露在了外边。李放在飞机上就已经等不及了,心中就像一把火在烤。他没有脱衣服就扑到了诗璇的身上,诗璇承受着李放的体重,身体深深陷入了床垫里。李放一口亲向诗璇的红唇,诗璇下意识地躲着,脸朝向一边转过去。李放的嘴扑了个空,干脆吸住了诗璇柔软的粉颈,顺着软软的颈肉一路往上舔到了诗璇的侧脸。诗璇被暖暖湿湿的舌头搅得酥酥麻麻的,她默默忍受着,眼里噙着泪水。一路来诗璇都不知道流了多少泪了,爲了她自己,更爲了她至死不渝的男友。李放用大手强行正了正诗璇的小脸,开始品尝她的红唇和舌头。诗璇的小嘴被他吸住,放弃了无用的抵抗,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李放的双手隔着薄薄的T恤抚摩着诗璇的乳房,束身内衣外侧蕾丝花纹的手感让他更加兴奋。
趴在女神软软的肉体上,嘴里含着她的香唇,轻嗅着她的发香,一只手扒在女神丰满的胸脯上。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更销魂的是,女神并没有反抗,而是默默纵容着他这麽做。李放的一只大手本能的从诗璇衣服下边伸进去,想一边感受乳罩的质感,一边享受诗璇柔软的乳球,一内一外夹攻诗璇。李放没料到诗璇穿的是束身衣,伸进衣服的手无论如何都无法从下边掀开乳罩。李放有点恼火,他起身骑在了诗璇身上,将她的T恤向上硬扯了下去。诗璇躺在床上被硬生生扒下衣服,她的双手不得不向头上伸展,露出了光洁无毛的腋窝。
眼前的女神是那麽的圣洁、纯白!雪白的束身内衣,嫩白均匀的皮肤!李放被胯下上半身仅穿内衣的诗璇彻底迷住了。诗璇伸着双臂躺在那里,不像是人间的小姑娘,更像是日本动漫里走出来的精灵公主。李放的肉棒顶着裤拉链,十分难受。此刻的诗璇难道不比脱光了的诗璇更有韵味麽?脱光了的女人,再漂亮也仅仅是无暇的肌肤和完美的身材罢了,而半裸着的诗璇,配上她自己挑选的内衣,那种女神独有的品位、气质和韵味,却能在男人心中掀起一场性的风暴。李放衣服也没脱,松开诗璇的腰带,将皮裤、肉色连裤袜和内裤拉到大腿上,直接掏出自己血管暴张的肉棒,也不管姿势舒服不舒服,对準了花穴就要插下去。
“不要啊,你还没……”呆呆躺着的诗璇莫名亢奋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话还没出口,丑陋的肉棒已将诗璇就地正法。
“你…你还没…疼…呜呜~~”诗璇的花穴和馒头逼一样是极品。因爲皮裤、连裤袜和内裤只是被褪到大腿,没有脱下来,诗璇的大腿只能并得很紧。肥肥的馒头逼微微向外鼓着,李放两颗硕大的睾丸拍打上去,弹性十足。诗璇的花穴虽然饱受摧残,阴唇还红红的肿着,阴道却一点也没被用坏,和李放第一次强奸时一样包裹感十足,温暖、湿润、滑腻,柔软而富有弹性,还会像小嘴一样轻轻往里吸。李放才刚进去,就感觉魂儿都要被吸走了。这样的女孩子,胜过未开苞的处女不知道多少。
“啊…你…混蛋!!!啊啊啊!!!”李放抽插间一点都不留给诗璇把话说完的机会,虽然他也不知道诗璇在反抗什麽。
“求…求…求…你……咯…咯哥…”诗璇的呻吟一开始充满了歇斯底里的韵味,之后时而疯狂时而哀怨,渐渐地变成了细声哀求。李放重新俯下身,亲上了她那张不乖的小嘴。
一丝鲜血从花穴口顺着阴唇流了出来,那是昨天那个镶银环的家伙留下的伤口。诗璇痛苦地蜷缩着脚趾,将两只高跟鞋都甩掉了,可爱的十枚玉趾在肉色的透明袜尖里抽搐着。淡肉色的丝袜尖,被些微渗出的汗水给染成了性感湿润的深肉色。诗璇没有放弃挣扎,和之前像换了一个人。她的整个小嘴被李放的大嘴含在里面,呼吸都很困难。但她的身体却像砧板上垂死挣扎的鱼一样疯狂地翻腾起来,被皮裤套住的玉腿也一样,她的双手用力地抽打着李放的两肋。
李放没料到诗璇有这麽大的力量,一时重心不稳侧翻到了诗璇身边。
“你…你答应过我的,干那…那个之前,要戴套的。”诗璇的话里透着委屈,完全没有那天李放强奸她时的猛烈和坚决。李放听到了气不打一处来,“妈的流浪汉都随便干你,我干你用得着戴套?”然而诗璇迅速爬了起来,她的双腿套在被强拉下的皮裤、肉色连裤袜和白色内裤里,一时间不好脱下也不好穿上。诗璇像犯了错的奴婢一样半跪在床面上,双手合十夹着李放的一只大手,轻轻拉向自己的乳沟里。
“不要欺负我好不好?”这样的诗璇,没人可以狠得下心。
“我帮你带上吧,会…会很舒服的…”李放还没法回应,诗璇就抽出了放在抽屉里的一盒Durex,打开了包装。她耐心认真地给李放戴避孕套,涂着糖果色彩甲的拇指和食指小心地捏住橡皮环两边,微微向外拉着,对準了李放湿漉漉的龟头细细向下捋。待到橡皮环快到达肉棒根部,龟头也将要抵住透明膜的末端时,诗璇用小巧柔软的右手,轻轻握住肉棒,从龟头处滑向肉棒根部,把薄膜褶皱的地方都抚平了。安全套上本来就有润滑剂,诗璇柔软小手往下撸的那下,简直把李放爽飞了。女神如此自愿的打飞机服务,至少李放是这麽觉得的,让他感觉肉棒一阵酸麻,完全把持不住了。
李放也不等诗璇躺下,直接扑倒了她,噗嗤一枪就插进去了。诗璇没有多说,皱着眉头轻轻哼了几下。李放猛烈地抽插了几秒,柔软的包裹感和纯白的视觉沖击终于让他欲仙欲死。他下面一顶,就像死鱼一样动不了了。过了一会儿,李放终于翻过身去。还没软下的肉棒附近,满满一袋全是他的子孙。
诗璇靠自己的机智和温柔成功躲过了可能长达一夜的折磨。
诗璇想尽快清理掉这袋恶心的髒东西,正要去拿,小手却被李放抓住了。李放的确够变态,他从肉棒上取下这袋白浆,却没有扔掉,而是在橡皮圈那里紧紧打了一个结,锁住了这满满一袋精液。然后他猛地用手将这袋精液塞进了诗璇还没合拢的花穴。
“啊啊啊!”诗璇满脸惊恐。
“今晚不準洗澡,不準拿掉,穿上内裤睡觉。明天晚上我检查!”李放带着命令的口气。
“你…你变态!我不要!”诗璇发着抖说。
“我可没有不守承诺哦,你不是什麽都要听我的嘛?小心哦,避孕套很容易破的哦,夹太紧可不好哦哈哈!”李放的声音充满了猥琐和得意。
“老公,救救我~~我错了,我好想你!”诗璇的心呐喊着。她不知道这次旅途结束李放会不会信守诺言让他的黑人朋友删掉照片,至少她目前还没有威胁他的方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是诗璇现在,就只想见到她的男友,一次就好!
幸运的是,瘫软的李放今晚肯定是做不了什麽了,诗璇至少能穿着内裤睡觉了。

七、
这一晚诗璇睡得很糟糕,精液袋放在她暖暖的阴道里让她非常不舒服。她不敢睡着,因爲担心睡着翻身的时候把袋子挤破了,那样的话她就又要吃一次避孕药。那种东西对身体很不好,而她已经被逼得吃过两次了。诗璇还想爲她的男友生两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呢,虽然这想法有点远了。
现在,诗璇必须要熬过这一夜一日。
心满意足后的李放睡得特别香,第二天一大早他就醒了,拉着诗璇就要出门。李放告诉她这个城市的中心广场很有名,所有的景点都在那附近,他已经提早做好了攻略,保证好好爲诗璇留念。这明显是话里有话,诗璇每天遭受着不同的摧残,昨天甚至已经下不了床,阴道的伤口还没有愈合,现在又被放进了一个精液袋。所谓留念,只是李放折磨她的借口罢了。
“等到最后一晚,一定要把他手机里的照片全部删掉。”诗璇暗暗下定决心。
这是一个暖阳天,冬日里的阳光令人精神大振,这种天气最适合情侣出行观光留念了。广场在市中心附近,离诗璇住的酒店有一段距离。李放让诗璇画了个他喜欢的浓妆,準备出门。这次他没有叫出租车,而是搂着诗璇的腰步行去目的地。
诗璇没有洗澡,依旧穿着昨天那身衣服。一路上诗璇走路都弯弯扭扭的,连腿都并不直,看起来就像初次尝试穿高跟鞋走路的乖乖女。古色古香的大理石大道上,恋人们手挽手肩并肩缓慢地踱着步,十分甜蜜的样子。李放的脚步却一点也没有因爲诗璇而慢下来。当诗璇因爲腿发软或是顾忌下体里面的精液袋而慢下脚步时,李放那只搂着她腰的手臂就会伸到她的屁股上,重重地在她的翘臀上拍打几下。粗糙的大手拍在紧致的皮裤上,发出令诗璇感到羞耻的啪啪声,时不时会引来旁边游人的注意。诗璇很害怕接触到别人的目光,她现在像一个被恶霸包养的美少女,无论是谁的目光指指点点到她,都会让她万分羞愧,让她觉得对不起男友,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淫贱的女人。更令诗璇害怕的是,李放的大力抽打也许会震破精液袋,四散的精液会像饿狼一样扑向她的子宫。
“如果怀上李放的孩子的话…”诗璇不敢想下去,但是她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那我就自杀好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想了。”诗璇想着想着眼泪差不多下来了,她的心里还记挂着男友。她不敢让李放和路人感觉到异样,只能踩着高跟鞋,一步一颤地往前走。
那是一个下沈式的圆形广场,地面用米色的大理石铺就。广场面积很大,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圆弧是浮雕墙,其他地方是阶梯。广场中心是一个巨大的雕塑,四周有许多公园长椅。走到这里,诗璇已经被折磨得不行了,她微微皱着黛色画眉,轻咬着涂满闪亮的红色唇彩的下嘴唇,一滴滴晶莹的汗珠挂在眉心和画着紫色眼线的眼角。诗璇的一只手臂连腰被李放搂住,另一只抱着自己的胸口,姿势很不自然,像极了一个不情愿的豔装骚货。李放拉着她在一条长椅上坐下,诗璇很小心,怕坐坏了体内的精液袋。她的身体连坐着都觉得很不舒服,摇摇欲坠的,被李放一按脑袋,诗璇整个上身都伏到了李放的大腿上。
周围有很多观光的游客,诗璇和李放的样子像极了恩爱的情侣。
“给我舔!”李放狠狠地命令诗璇。他拉开了裤链,肉棒弹了出来。虽然没有胀得像昨天那麽大,但依然十分可怖。
“不…不,在这里不行!”李放已经压着诗璇的脑袋,肉棒抵上了诗璇的闪亮红唇。
“你没…戴套!啊!”李放重重地把一片Durex摔在了诗璇的脸上,他就料到她会这麽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我会听话的!”见诗璇还是愣在那里,李放用手重重地摁住了诗璇的小花园,中指和食指隔着皮裤拼命往阴道里钻。
“啵~~”诗璇含下了李放的肉棒。由于害怕被人看见,她只能尽力将整根肉棒吃进去。可是李放的阴茎对于诗璇的小嘴来说,有点太大了。九十度弯曲着身子实在太累,诗璇把双腿都放到了长椅上。
诗璇的长发垂下来,把口交的画面完全挡住了。在周围的游人看来,这是一对恩爱的小情侣,漂亮的女友走累了,正侧卧在长椅上靠着男友的膝枕小憩。李放特别享受此刻公共场合口交的刺激感。自己的女神在那麽多人的面前,任由自己掌控的感觉,让李放快感叠起。诗璇的小嘴里面是那麽温暖湿润,她的舌头灵活又滑腻。由于害羞,诗璇一定不敢擅自吐出自己的肉棒。如果觉得不过瘾,就可以用力按住诗璇的脑袋,别人只会看到自己在抚摸女友的小脑袋哄她睡觉,而肉棒感受到的却是诗璇紧窄弯曲的喉咙。如果想让诗璇乖乖的或者是想听诗璇的娇喘,只需要用力抠弄诗璇的花蕾就可以了。诗璇现在像一只会叫的美丽玩具,任由李放摆弄。想到这里,李放的肉棒更加粗大了,不知不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呜~~啊…呃呃呃…啊!咕咕~~”诗璇的嘴里发出各种美妙的轻咳声。阴部传来的刺激让她弯曲紧并在长椅上的小脚开始窒息般乱踢。
“不要乱动,别人会发现的!”膝盖上可爱的玩具马上变得乖乖的,忍受着来自口腔、阴部的蹂躏。
也许是诗璇不擅长帮人口交,或者是自己昨天出货太多。在掌控欲和刺激感过后,李放觉得诗璇的小嘴不如第一次强奸她的时候那麽刺激爽快了。而且她的牙齿总是时不时地磕到李放,积攒的快感一下子就没有了。快一个小时过去了,李放到最后也没有射出来的欲望,只能趁没人的时候结束了口交。
其实诗璇的舌头,在本科毕业后曾一度是男朋友胯下的吸魂利器。
诗璇调整了姿势坐了起来,急促地喘着气,但不敢太大声。闪亮的红唇已经有点花了,嘴角拉出了一道长长的红印,她拿出随身的纸巾不停擦拭着。李放则趁机扔掉了安全套,拉上了裤链。
广场四周时不时有人拍照留念,正当诗璇舒了一口气的时候,一对小情侣走了过来。这让两人都有点惊慌,搞不清怎麽回事。诗璇和李放都坐正了,显示出一副很相安无事的样子。那对小情侣用不是很地道的英语想请李放给他们合个影,这才让诗璇放下心来,终于有几分锺可以好好坐一会儿了。她看着李放给他们和广场中心的巨大雕塑合了好几张影,在还相机的时候还和他们聊了一会儿。不过诗璇一点也不在意这些,她只想多休息一下。过了一会儿,那对小情侣跟着李放走了回来,其中那个男的手里还拿着李放的手机。
“啊!”还没等诗璇明白,李放一把公主抱起了诗璇,诗璇由于惊慌失声尖叫了一声。不过她马上意识到李放的意图了,立刻止住了叫声。
“喂,你干什麽!”诗璇不敢大声,对着李放的耳朵轻语道,“不要这样啊,很多人看着,求你了。”诗璇之前的大声惊叫还是引来了很多人的目光。情侣公主抱合影,原本没什麽特别的,但是诗璇的处境实在是羞耻万分。一般正常情侣的公主抱都是一手搂着后肩一手搂着大腿,而女方往往会亲昵地挽住男方的脖子。而李放一个手却从诗璇正面的两腿之间插过去,手掌抓着诗璇的秘密花园。诗璇还能感觉到他的几个手指正在不安分得挑逗着她的花蕾。这种羞耻的公主抱让所有看见的人都有点尴尬,尤其是拍照的那对情侣。他们实在没想到李放和他的中国小女友这麽开放,而那个女孩似乎还在咬着男生的耳朵。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公主抱,而且还是在公共场合。
唯一乐在其中的,只有李放。
仅仅不到一上午,诗璇就经曆了人生中最羞耻的几个瞬间。还好她只是游客,否则她真的得考虑搬家了。下午的情形就好多了,至少不是那麽羞耻,似乎李放也把能想到的招式都给用光了。李放要诗璇和他一起在商业街逛街,然后逼着诗璇买了各种性感风骚的奢侈饰品和名牌内衣,也替他自己买了些好东西,用的都是诗璇男友的信用卡。这让诗璇更鄙视他了,眼前这个男人,不仅猥琐,而且当着人的面猥琐。当然她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想着事后如何向男友解释,毕竟这麽大的花销男友都会收到提醒。一下午的购物,诗璇还要分心去照顾下体含着的那颗定时炸弹似的精液袋,这让她身心俱疲。更让她胆寒的是,李放从成人用品店买了遥控跳蛋,四个鹌鹑蛋大小的粉色跳蛋!诗璇在进这家成人用品店之前并不知道这是什麽,她的男友从来不会对她用这种东西,毕竟她那时候还是处女。想到这儿,诗璇心里那股对男友的歉疚让她猛地一颤,下体差点挤破了精液袋。

八、
“天已经黑了,我可以拿下来了吧?”刚回酒店,脱下了风衣,诗璇就开口了。
“你今天表现不错哦,但是要我帮你拿。”
“你…你…混蛋!”诗璇气得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
“看来你不想拿了。那算了吧!”李放享受了一天把诗璇玩弄在手心的猫捉老鼠游戏,他已经沈迷其中了。
一阵诡异的安静。诗璇低着头,淩乱的卷发挡住了她的表情,看不出她此刻正在想什麽。李放坐在沙发上,淫笑着看着诗璇。
“你…你…拿吧…”诗璇的声音委屈得令人心痛。她解开了自己的腰带,慢慢将皮裤、丝袜和内裤褪下来,露出一截光滑的大白腿。诗璇的表情很奇怪,眼神有些发黑,只是挡在发丝后面不易被察觉。
“谁叫你脱的,穿上!”李放厉声道。
诗璇只能照做,又将内裤、连裤袜和皮裤一一套上。屈辱的泪水从脸颊滑下。李放缓缓蹲下,慢悠悠地解着诗璇的腰带,将皮裤拉到诗璇的小腿处。李放并不着急,他享受的是玩弄诗璇的过程。他双手开始抚摸诗璇肉色连裤袜包裹的玉腿。雪白光滑的玉腿在轻薄透明的肉色丝袜下産生了一种朦朦胧胧的婉约之美,比黑丝袜更细腻,比白丝袜更性感。李放一边抚摸着一边啧啧称赞,一边不忘抬头用淫贱的目光羞辱诗璇。诗璇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象征性地阻止着李放的侵犯,泪水从她纤细的手指缝里渗了出来。接着,李放开始脱诗璇的连裤袜,一层一层地剥光诗璇的自尊。他并没有一次性脱下,而是脱一段停一段,一边欣赏着雪白肌肤和肉色丝袜相映的美感,一边用手指挑弄着紧勒馒头逼的内裤边缘。诗璇肥肥的阴部又软又弹,李放几根粗大的手指揉捏搓揪,丰富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终于,李放扯下了诗璇的白色蕾丝内裤,
“坐下!把腿张开!”李放凶狠地命令着,像在教训一个妓女。
诗璇浑身颤抖,坐倒在了沙发上。她双手捂面,痛哭着张开了腿。她的阴户依然是红肿的,湿淋淋的汁水浸泡得阴唇有点泛白,失去了平时那种粉红诱人的感觉。李放伸出自己的两根手指,噗呲一下插了进去。
“啊!呜呜~~”
李放完全没有要帮诗璇的意思。他的两根手指旋转搅动着,一会儿撑开阴道,一会儿并紧深入,一会儿又假装找不到拔出来。诗璇的阴道壁分泌出的粘液被李放抽弄得滋滋作响,粉嫩的阴肉轻轻地抽搐收缩着。
“啊啊啊啊~~~你…你!你快点…好麽?”诗璇摇着头,头发乱飞着。
噗呲噗呲噗呲,李放加快了抽插动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啊!!!”诗璇的喊叫几乎连成了一声。
“你不是叫我快点麽?”李放的笑容淫贱得让诗璇想打他。
“呃啊啊~~求…求…你!”
噗呲噗呲噗呲!
“啊啊啊啊,那…那…会…裂开~~”诗璇崩溃的样子让人看来感觉心口在流血。
噗呲噗呲噗呲!
“求…啊啊啊啊…求你…了…”
噗呲噗呲噗呲!
“咳…咯…哥…求求…啊~~~”诗璇的大脑似乎没有了思考能力,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噗的一声,精液袋终于被花穴吐了出来。还好,热热的精液还完完整整地被包在里面。爲男友保护住了珍贵的子宫,诗璇的嘴角欣慰地微微上扬,梨花带雨的样子十分可怜。诗璇坐着的身体晃了晃,马上就失神瘫软了下去。李放的右手也是酸得不得了,他也只好暂时休息。
大概过了二十分锺,一阵尿意使诗璇回过神来。她脱下挂在脚踝上的衣物,赤着脚走进了洗手间。诗璇刚想锁上门,李放就进来了。
“你干什麽!快出去啊!”
“干什麽,你老公我来陪你上厕所啊!”李放已经在外面脱掉了自己的裤子,一天的酝酿让他的肉棒此刻翘得老高,上面已经套好了避孕套。李放从身后将光着屁股的诗璇抱了起来,从身后拉开了诗璇白色束身衣的绑带。“啪嗒”一声,天使的最后一层白色盔甲应声而落,两只大手深深嵌入了她雪白的乳球。
“放手啊,呜呜~~”诗璇挣扎着,白嫩的小脚乱踢着。李放将诗璇放在了自己长满黑毛的腿上,他自己则坐在了马桶上。他将两条腿并拢,插到诗璇的双腿中间,然后向两边支开,诗璇的双腿也随之打开。
“我还没看过我的诗璇老婆怎麽撒尿的呢。来,让我好好看看!”李放双手不断地搓揉着诗璇的双乳,玉乳在他手指的挤压下分成了好几块,每一块嫩肉都从手指缝里被挤出来。李放用嘴吻着诗璇的粉颈,像抱着小女孩撒尿一样端着诗璇。
“这样…怎麽尿嘛?啊啊啊~~”诗璇被羞耻地端放着,尿意全无。她的乳头被李放猛地夹紧,诗璇痛得粉颈一仰,两条玉腿直直地向前伸出,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
“噗!”李放从后面插入了诗璇。
“啊!!!!”李放舒爽地仰天长啸。
“啊!!!!”诗璇痛苦地尖叫。
“啪!啪!啪!”李放将诗璇端起,又重重放下,利用着诗璇自身的重量抽插着诗璇。每次落下,他的大腿就会重重地拍打诗璇软软的圆臀,发出一阵阵媚肉碰撞的声音。
“啊!嗯啊!啊!”诗璇能做的,除了淫叫还是淫叫。
这样持续了半个小时,李放感觉到诗璇快不行了。诗璇的粉背剧烈颤抖着,摩擦着他的胸膛;诗璇的玉足痉挛着,用力地踩着他的脚背;诗璇仰着的头几乎面朝着天花板,他甚至可以从背后吻着诗璇的嘴。
“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李放一口含住了诗璇的耳朵,两人同时到了高潮。诗璇被干得失禁,喉咙里传出一阵悠长的浪叫,腥黄的液体从她的花蕾附近喷薄而出,直直地浇到了卫生间的门上。李放将失了神的诗璇端到马桶上,取下自己的避孕套,将里面的精液尽数喂进了诗璇的嘴里。随后他便将诗璇抛在了里面,走到卧室拿出了今天买的黑丝连裤袜和两片蝴蝶形的乳贴,还有那四颗令诗璇心惊肉跳的跳蛋。
“璇婊,这是你明天的衣服!”李放对着失神的诗璇笑着说。

九、
“啪!”房门被重重地关上了。诗璇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这一天,李放把诗璇带到了野外的自然公园,强迫她穿着白色高跟靴走了一天山路。诗璇没有穿内裤,黑丝连裤袜的裆部还在滋滋作响,湿了一大片,正在缓慢地向下滴着水。白色的吊带连衣裙胸口被诗璇的乳头高高顶起,剧烈地抖动着。诗璇的双眼被一条白色的绸带绑着,蹬着白色短靴的小脚痛苦地摆着内八字维持着身体的平衡。她的大腿使劲地并拢,却被一阵阵的快感刺激得腿肚子乱颤。诗璇的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想要尽力去保护自己的秘密花园,但是出于羞涩和痛苦只能紧握着粉拳,捏着自己的白色裙摆。诗璇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发春的少女,蒙住的双眼令她对肉体上所受的刺激更加敏感,酥麻和瘙痒像电流一样通过血脉流遍了全身。诗璇小巧挺拔的鼻子两翼沾满了亮晶晶的泪水,小鼻子一抽一抽地轻轻抖动着。她轻咬红唇,唇边的液体不知道是屈辱的泪水还是失禁的口水,眼泪混着掉色的眼线将白色绸带都染成了模糊的黛青色。
李放站在她身后,一手拿着已经调到最高档的遥控器,一手牵着一根长长的红色皮带,皮带的另一端是诗璇脖子上戴着的红色皮项圈。这一天里,李放就是这样把诗璇溜着玩弄的,诗璇像一只发了情滴着水浑身战栗渴求主人爱抚的母狗一样被李放在野外淫辱了一整天。
“给我过去!璇婊!”李放朝诗璇的黑丝大屁股重重踢了一脚,拉着项环的手往后一拉,诗璇重重地摔倒了沙发里。
“呃啊啊啊啊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啊!!!”诗璇终于忍不住,她像被人一刀插进了身体那样痛苦淫蕩地浪叫着。那声音,不似少女般清纯,倒是像正在遭受酷刑的熟妇。她跪着沙发上,脸侧着贴着沙发,像一只鸵鸟一样把脸使劲往里埋。诗璇张着小嘴,口水贴着脸不住地往沙发上流。她高高撅起着包裹在透明黑丝里的大屁股,淫水穿透了丝袜如山泉般满满地涌了出来,把酒店的毛地毯浸湿了一片。少部分清澈的液体顺着诗璇撑起的黑丝玉腿滑落下来,形成一道道深黑的性感水渍。
“啊啊啊啊啊!”诗璇的浪叫还没停止,这一口气似乎用不到头。
“呵呵,璇婊,你的身体不仅好用,而且还很好玩呢!”李放用言语刺激着高潮的诗璇。
“呃啊!!!不…不…不是的~~~啊!”诗璇的浪叫接近了尾声。随着噗噗两声,两颗泛着水光的跳蛋从她花穴里排出,掉在了丝袜里。诗璇感到一阵晕眩,高高翘起的黑丝玉臀支撑不住,重重摔倒在了沙发上。诗璇蜷缩着身子侧翻着,膝盖顶在了胸前,正用发抖的小手去试图解开绑住她眼睛的白色绸带。
不知道爲什麽,李放不再嘲弄她了,也没有使劲拽她的项圈。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有诗璇的咽呜声。模糊中,诗璇感觉到李放正朝她走来。她好不容易解下了白绸带,泪水浸染的眼睛已经通红,感觉眼前模模糊糊的,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朝她走过来。
诗璇的眼睛逐渐恢複视觉,眼前的景象让她恐惧到了极点。一个1米96左右高大的黑人赤裸着站在她的面前,一根28厘米左右的大棒正怒张着悬在她的小脸上方,而那黑人俯视着她的那张脸,那张笑容令人心里发寒的脸,和那个卑尔根的药妆店收银员一模一样!
诗璇向后蜷缩着,白色连衣裙已经贴上了沙发靠背。她看了一眼四周,李放还是站在她身后附近,他手里的红色皮带已经解开扔在了地上,遥控器也被扔在一边。李放惨惨地淫笑着,但脸色很複杂,并不是特别好看。黑人步步逼近,一把将诗璇从沙发上抱了起来,诗璇1米68的高挑身材在他怀里犹如娃娃一般。黑人将诗璇的白绸带重新绑好,脱下了她精致的白色皮靴,露出诗璇包裹在透明黑丝袜里小巧的玉足来。黑人扯断了诗璇的连衣裙吊带,拉裂了领口,白色连衣裙顺着诗璇光滑的身体脱落了下来。诗璇的眼睛被遮住,身上仅剩下项圈和乳贴,护身的仅剩下一条高腰连裤黑丝袜。她的乳房随着蝴蝶状的乳贴跳动着,像是两只蝴蝶正在辛勤地采食花粉,而被采食的花朵显然已经不堪其辱。粉颈上的项圈虽然已经脱离了李放的控制,仍然带给了黑人一种视觉上的巨大刺激。
刺啦一声,诗璇的乳贴连带着里面的跳蛋被黑人撕下,一瞬间两颗樱桃似的鲜嫩乳头被拉得很长,又被乳房本身的弹性拉扯了回来,像点缀着红色樱桃的水果布丁一样跳跃着。再次陷入黑暗之中,诗璇的身体变得特别敏感,乳头上传来的快感让她感觉花蕾一紧。还好诗璇紧并着黑丝玉腿强行忍住了。黑人的力气十分巨大,他毫不费力地双手抓住诗璇的小蛮腰,拎着诗璇骑到了他坚硬的肉棒上。那是一根巨大粗壮满布黑筋的丑陋东西,黑亮的龟头已经钻出包皮,犹如一条没有眼睛的黑色巨蟒。泥巴顔色的包皮末端充满了一圈圈恶心的褶皱,深深嵌进了沾满了恶心粘液的冠状沟里。黑人的阴茎并不是规则的圆柱形,更像是藤蔓缠绕的老树。根部十分粗大,大概有5厘米粗,普通女孩的一只手根本无法整根握住。后面慢慢变细,但也有诗璇的手腕那麽粗,到龟头又猛然胀大,恢複到原来的粗细。这条巨蟒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向身体上方抬起,如同神龙抬头一般呈一个弓形。这种形状特别有利于他在正常性交时刺激女性的G点。所幸的是,诗璇看不到这恐怖的一切。她面朝着黑人,小腰被掐住,稳稳地骑在肉棒上。肉棒的长度足以贯穿诗璇前后,恐怖的龟头朝着李放的方向从诗璇的黑丝屁股后面钻出。
“Nya!”黑人含住了诗璇的水果布丁。诗璇扭着腰,发出母猫般的凄厉淫叫。诗璇感觉自己好像骑着一根滚烫的单杠,她一扭动身子,身下的快感一浪接一浪的涌来。她的黑丝玉足接触不到地面,像游泳一样绷紧了划着空气。
“嘎啊~~啊啊啊!嘎!!!!”诗璇的声音里充满了哭泣一样的鼻音,李放从来没有听见诗璇发出这麽令人受不了的喊声。他的脸色很奇怪,只是呆呆地从背后看着诗璇。
“Nya呀呀!!!呵呜呜~~放…….救我…救救~~啊~~”黑人停止了对乳头的撕咬,粗粝的手掌离开了诗璇的腰,两条健壮的手臂把她向上一抛,随后敏捷地插进了诗璇柔软的腿弯。胯下的黑蟒摆脱了诗璇的压迫,向上一弹高高地来了个黑龙抬头,诗璇的身体落下来,肥美的花穴正对準了翘起的肉棒。龟头带着丝袜,已经微微进入了穴口。诗璇面朝着黑人,双腿被捧成了M形,透明黑丝下的两只玉足足背和小腿崩成一直线,十根玉趾痛苦地外张,把黑丝袜的袜尖扯得如泡沫般剔透。
“救…救…哈啊~~”哪有什麽黑人收银员!那有什麽传播的照片!自始至终,握有诗璇裸照的只有李放和他的黑人朋友罢了!那个黑人收银员叫做James Black,平时李放直接管他叫老黑,因爲他从姓到身体都是黑的。他就是李放的那个黑人朋友。凭空捏造出来的那个人,只不过是用来逼诗璇和李放进行这场屈辱之旅的借口罢了。这从头到尾就是李放的黑人朋友想出来的一笔交易,买方是李放,货物却是本该享受幸福生活的诗璇,而李放买货的代价就是此刻被他黑人朋友享用的诗璇。李放又怎麽会救她?
黑人干女人没有东方人会玩,他们凭借种族的优势,只知道把穴操坏操烂,毫无技术可言。怜香惜玉从来不是他们的性格。黑人的龟头已经顶到了花穴里面,隔着被浸湿的薄丝袜,那种触感十分奇妙。他一挺腰,一小部分的阴茎就包着丝袜插了进去,充满了诗璇的整个阴道,然而这不过他一半的长度。
“呃啊啊啊啊啊哈!”诗璇的头向上仰着,嘴巴张得圆圆的,从嗓子里吼出这声粗野的怪吼。她的舌头似乎已经不听控制,挂在洁白的贝齿上,受黑人沖击而一张一合的小嘴轻嚼着自己滑嫩的舌头,舌尖淌下一滴滴粘稠的口水。
“哦哦!”黑人低啸着,他从来没有品尝过这麽鲜美的肉体、这麽柔软的腰肢、这麽紧窄新鲜的花穴!他兴奋地抱着诗璇在屋里走着,像得意的将军炫耀自己的战利品,像在将美豔的女囚游街示衆,又像在向李放展示着如何用健壮的肌肉折磨美丽的女神。一边的李放有气无力地坐到了沙发上,冷冷地看着他们。
“呵啊啊啊啊!!!”诗璇如同垂死的母兽,可怜极了。
之前李放塞进诗璇逼里的两颗跳蛋还在诗璇臀部的丝袜里。黑人虽然只插进去一半的肉棒,抽插的时候大腿有时也会撞到诗璇屁股上的两颗跳蛋,硬硬的异物感让他很不爽。他腾出一只手,撕裂了诗璇雪臀上的丝袜,黑丝袜破了几个大洞,两颗跳蛋也掉了出来。丝袜的破洞让原本包裹着大肉棒的黑丝受力産生了不平衡,向一侧滑了开去,旁边的破洞部分被扯了过来。也就是说,黑人现在是肉贴肉操干着诗璇。
“喔哇哇!”黑人舒服的低吼着。还有什麽丝袜能比得上诗璇阴肉的感觉?那种柔滑,那种温暖,那种将你含在嘴里的包裹感!黑人越来越兴奋,“东方美人!东方女神!”他怒吼着,口水淌到了诗璇雪白的乳房之间,在乳沟中形成了恶心的细流。
“Nya~~Nya!!!咯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诗璇的浪叫惊天动地,响彻整个酒店。那声音,李放从没在现实中听到过,即使日本AV里面的女优也没有如此,只有最夸张的动漫里面女神被杀死或者被破处才会有这麽猛烈的音效。诗璇的极限应该已经被黑人无情地捅穿。李放看到,原本还有一半露在外面的肉棒已经完全进去了,黑人鸡蛋大小的两颗长满疙瘩小粒的漆黑卵袋,正拍打着诗璇的雪臀!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嘎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咳…咳…咳咳~~~”诗璇好像被口水呛到了,仰着脖子剧烈地咳嗽着。黑人利用着诗璇的重力操弄着她,诗璇根本无法挣扎。刚才的一瞬间,黑人感觉龟头突然被两片厚厚的花瓣划过,花瓣扫过冠状沟,然后卡住了他阴茎中间。同时他的龟头直直地沖了进去,重重撞在了软软厚厚的肉壁上。而诗璇的反应愈加激烈,她的玉足抽动着,像是在套一双又长又窄的高跟靴。两只双手胡乱拍打着,甚至给了黑人一连串耳光。她仰着的头疯狂乱甩,黑人可以感受到诗璇丝滑的卷发夹杂着扑鼻的发香划过自己大脸。简直爽翻了。
啪!啪!啪!没戴避孕套的肉棒直接捣入子宫,腿毛丛生的大黑腿拍打着玉臀。
黑人气喘吁吁干了半个多小时。他似乎觉得这样操弄东方美人有点暴殄天物,他打算换一个姿势。
黑人将诗璇仰面放到了大床上,自己像一只蛤蟆一样趴在她身上。他将诗璇的双腿掰得和她的上身仅呈三十度左右,笔直地架在他的肩上。他的双手太过粗大,无法与诗璇十指相扣,于是他干脆把诗璇两只小手整个攥在了手里,压在两侧扶着床面。这个姿势比李放强奸诗璇时更加残暴。
“呵啊啊啊啊啊啊!!!呵呵呵~~~”诗璇的浪叫已经分不清是哭是笑。
黑人像打桩一样齐根没入,似乎要将诗璇钉入床垫里。诗璇的黑丝玉足绷在黑人脑袋两侧,像拨浪鼓一样弹跳着。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咕咕咯咯~~”诗璇的小嘴泛着泡沫,略带着唇彩的红,在灯光下鲜豔无比。
“哦!哦!东方美人!爽!”黑人咆哮着,俯下身去用一口大黄牙扯开了诗璇眼睛上的白绸带,看到的却是一双翻白的眼睛。
诗璇静下来了,黑人好像在操死尸,但是他特别享受。他又抽插了半个多小时,一声怒吼,屁股上的两块横肉一阵抽搐,漆黑的卵袋一阵收缩。浓白的精液,从诗璇的花穴口顺着还没有软的大肉棒溢出来,沾满了黑人的阴毛。黑人起身,扛着散了架的东方女神走出了房门,他没有将女神还给李放。这,也是交易的一部分。
李放在沙发上,目睹着这一切。好像无能的丈夫眼睁睁看着女神妻子被强盗入室强奸、掳走,没有一点勇气站出来。他感觉心口疼得厉害。
整整一晚上,诗璇都没有回来。

十、
整整一白天,诗璇还是没有回来。
没有了诗璇的旅行,对李放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待在酒店的房间里整整一天,等待着诗璇回来。李放自己也搞不清楚是什麽感觉,就是感觉心里空空的。如果诗璇马上能回来,他甚至愿意不在侵犯她,就在旁边默默看着她就心满意足了。不过这是不可能,他自己知道,诗璇的这一天是属于老黑的。李放忽然觉得很愧疚,是他将原本纯洁无暇的诗璇弄成了这个样子,他很有可能已经毁掉了诗璇的婚姻,甚至是诗璇一生的幸福。和其他男人一样,此刻的僞善不代表他会放过诗璇。
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才有人敲门。黑人把昏迷的诗璇递给了李放。诗璇被裹在厚厚的羽绒服和牛仔裤里,里面只穿着那件吊带被扯断的白色连衣裙和破洞黑丝袜,她的阴唇比前几天更肿了,小穴还在流着浓精和血丝。重新抱紧诗璇柔软的身体让李放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明天早上就要回去了,他并不打算放过诗璇。所以他和老黑商量,不要把他新传的照片删了。
李放将诗璇轻轻放到了床上,这一夜他就在沙发上将就了。
李放不知道,今天诗璇已经让他的黑人朋友把手机里的一切都删了。他也不知道,诗璇半夜拖着疲惫的身子起来,把他的照片也删除了。
那天晚上,诗璇做了个很好的梦:她梦见男友来看她,梦见自己学成回国,梦见自己披着洁白的婚纱,笑起来像一个天使。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